400-823-0080
info@biofabrication.cn     
当前位置: 主页 > 应用案例 > 生物医学 > 电纺纳米纤维用于药物缓释(一)

电纺纳米纤维用于药物缓释(一)

生物医学    2021-09-18 15:58

1.Int. J. Biol. Macromol.:大蒜素负载壳聚糖/聚乙烯醇/氧化石墨烯纳米纤维膜的抗菌活性和pH响应缓释

6373361370010525262111174.png

5.jpg

东北林业大学张大伟团队将大蒜的天然提取物大蒜素(Alli)添加到壳聚糖(CS)/聚乙烯醇(PVA)/氧化石墨烯(GO)复合材料中,通过静电纺丝技术开发出具有强抗菌活性和持续释放特性的纳米纤维膜。

Alli的释放速率和释放量受纳米纤维膜中GO含量的控制。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抗菌活性测试揭示了负载Alli的纳米纤维膜的抗菌活性。

负载Alli的CS/PVA/GO纳米纤维膜具有良好的吸湿性和保湿性。该膜具有很强的抗菌活性和持久的功效,因此所开发的天然纳米纤维膜在抗菌伤口敷料和组织工程中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DOI:10.1016/j.ijbiomac.2020.08.051

 

2. Eur. Polym. J.:便携式电流体动力枪制备的格列本脲和二甲双胍负载细菌纤维素/明胶纳米纤维用于糖尿病患者创伤修复的比较

4.jpg

选择明胶(GEL)与细菌纤维素(BC)结合以制备纳米纤维,并测定了纯天然聚合物构建体的性能。GEL和BC已通过便携式针头静电纺丝装置成功地与二甲双胍(Met)和格列本脲(Gb)进行电纺。

用GEL-BC-Met治疗的糖尿病伤口的特征表现为中等程度的再上皮化和部分组织化的肉芽组织。在用GEL-BC-Gb治疗的糖尿病伤口中观察到中度至完全的再上皮化和形成良好的肉芽组织。

在第14天获得的组织学评分证实,与GEL-BC-Met组相比,GEL-BC-Gb组发挥了更强的伤口愈合作用。实验结束时,在GEL-BC-Gb组中观察到TNF-α水平下降幅度最大,但在载药纤维组之间没有显著性差异。

以缓释形式局部施用Met和Gb具有较高的生物利用度和较小的全身副作用,对糖尿病伤口愈合具有较高的潜力,但根据动物试验结果,Gb具有更好的改善作用。

DOI:10.1016/j.eurpolymj.2020.109844

 

3. Nanoscale Adv.:同轴纳米纤维在负载和释放吡咯并喹啉醌(pqq)用于生物医学方面优于单轴纳米纤维

3.jpg

电纺CS/PVA同轴、核/壳和单轴纳米纤维的最佳制备方法。研究和讨论了所制备的纳米纤维的形态、元素和化学结构。PQQ作为药物负载在单轴或同轴纳米纤维的芯层,比较并讨论了PQQ的缓释和控释。

在缓释和减少PQQ的初始爆发方面,同轴结构优于单轴纳米纤维。值得注意的是,与单轴和同轴纳米纤维相比,CS/PVA中空纳米纤维的溶胀度更高。同轴纳米纤维的释放速率低于单轴纳米纤维的释放速率。

载有PQQ的CS/PVA同轴纳米纤维可增强细胞活力和增殖。因此,负载PQQ组件的CS/PVA同轴纳米纤维被认为是PQQ释放的上乘药物输送系统。

DOI: 10.1039/D0NA00311E

 

4. Biomater. Sci.:负载利拉鲁肽的PLGA /明胶电纺纳米纤维垫通过调节miR-29b-3p促进血管生成,从而加速糖尿病伤口的愈合

2.jpg

通过1-乙基-3-(3-二甲基氨基丙基)碳化二亚胺/N-羟基琥珀酰亚胺(EDC/NHS),一种绿色交联接枝集成方法,制备了聚乳酸-乙醇酸/明胶(PLGA/Gel)纳米纤维垫支架,用于皮肤组织工程的利拉鲁肽缓释。

PLGA/Gel/Lira显著提高了糖尿病真皮伤口的愈合效率,其特点是缩短伤口闭合时间、增加血管密度并提高胶原蛋白的沉积和排列。

Lira逆转了由高葡萄糖(HG)诱导的对内皮细胞增殖、迁移、分化和VEGF分泌的抑制作用。至于潜在机制,Lira特异性降低了miR-29b-3p的水平,靶向AKT/GSK-3β/β-连环蛋白途径以调节内皮细胞的生物学功能。

DOI: 10.1039/D0BM00442A

 

5. Eur. J. Pharm. Biopharm.:具有缓释作用的药物洗脱抗菌敷料

1.jpg

用含天然抗菌化合物百里香酚(THY)的电喷射聚乳酸-乙醇酸微粒(PLGA MPs)装饰不对称电纺聚己内酯(PCL)基纳米纤维(NFs),以制备具有缓释作用的药物洗脱抗菌敷料。

合成的敷料成功地抑制了金黄色葡萄球菌ATCC 25923的体外生长,并且在治疗24小时后,在相同剂量下对人真皮成纤维细胞和角质形成细胞培养物也显示出细胞相容性,而使用游离百里酚时未观察到。

7天后伤口中细菌的负载量减少,尽管没有完全消除感染。研究结果表明敷料和细菌直接接触的相关性,强调需要考虑伤口表面和所含抗菌药物的性质来调整其设计。

DOI:10.1016/j.ejpb.2020.05.025